主页 > S生活化 >428大集会‧“我亲睹涂亚眉受伤”‧马华女党员挑战廖润强斩鸡 >

428大集会‧“我亲睹涂亚眉受伤”‧马华女党员挑战廖润强斩鸡

428大集会‧“我亲睹涂亚眉受伤”‧马华女党员挑战廖润强斩鸡(雪兰莪.沙登4日讯)71岁老婆婆涂亚眉申诉在428大集会被警方殴打,马华中委拿督廖润强却指责她“自导自演”一事再有新进展,参与大集会的一名马华女党员声称,她亲眼目睹涂亚眉带伤从扣留所走出来,愿意为涂亚眉作证,同时挑战廖润强就“自导自演”的说法到庙宇斩鸡头及展开辩论,以示清白。来自关丹的吴爱邻说,她是马华党员,虽然学历不高,但不代表可以被政党利用;428当天,她在扣留所外等候被警方扣留的朋友释放,不料遇上同样来自关丹的涂亚眉。“我是忠政快讯的团员,有一些团员被捕,我在扣留所外面等他们出来,不料这幺巧就遇到涂亚眉。”她週四在雪州行政议员兼民主行动党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召开的记者会上指出,她遇见涂亚眉时,对方嘴唇上方的部位带伤,由于当时已经深夜12时30分,她将涂亚眉带回自己居住的酒店休息。要求和廖润强辩论“那个晚上,我和她在酒店彻夜抱头痛哭,第二天,还发现亚眉的手臂浮现一大片瘀青。”她认为,廖润强的“自导自演”言论是为了维护国阵,但无论课题是否已经被政治化,警方殴打手无寸铁的民众是铁一般的事实,国阵或民联都必须为涂亚眉讨回一个公道。她说,除了挑战廖润强斩鸡头,她也愿意与后者辩论,时间及地点由后者选择。涂亚眉日前在众多民主行动党领袖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申诉自己在428大集会目睹警方殴打群众时,因出言阻止而遭警方逮捕和扣留。廖润强也是马华沙登区会主席,他之后发表文告,斥责这是民主行动党“自导自演”的把戏和阴谋,特意安排涂亚眉编造故事,其实涂亚眉的真正身份是民主行动党党员。涂:廖若重犯採对炳汉手法对付涂亚眉向廖润强发出警告,指后者“只此一次”,若廖润强重犯,她就会把当年在“铲平杨桃农耕地事件”中对付时任雪州行政议员拿督叶炳汉的手段,如法炮製地对付廖润强。至于当年是用甚幺手段“对付”叶炳汉,她说,这交由叶炳汉转告廖润强。她称不认识廖润强,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发文告污衊她的人格,而她将针对廖润强指她“反政府”的言论报警备案。若发生事故廖须负全责涂亚眉说,如果她发生事故,廖润强必须负起全责。“廖润强在文告中说我反政府,可是我没贪污,也没害人,我只是为国家和人民做我该做的事,这有甚幺错?”她说,她认得所有殴打她的警员,并準备指证他们。记者会结束后,涂亚眉一度激动得要前往廖润强的服务中心与对方当面对质,但被欧阳捍华等人劝阻下来。促廖润强向集会者道歉欧阳捍华说,如果按照廖润强的逻辑,指涂亚眉参加的活动是“叛逆性活动”,那幺当天参与集会的20万人也成“叛逆分子”;因此,他要求廖润强就有关言论向所有出席集会的人士道歉。他质问廖润强在428当天是否出席集会,而且是否在现场见到涂亚眉,如果没有,代表廖润强是无的放矢,空口说白话,必须向涂亚眉道歉,并收回无理的指责。他称,涂亚眉已是71岁的老人家,千辛万苦从关丹到吉隆坡参与集会,只为了向当局要求公平和乾净选举,以及反对在关丹设立稀土厂。欧阳捍华说,廖润强为了本身的政治宣传,不惜向一个老太太“开刀”,甚至公开污衊涂亚眉“自导自演”;此不仁不义的行径简直人神共愤。他提及,涂亚眉原是沙登村民,早期在绿野购物广场附近以种植杨桃为生,但因国阵政府迫迁事件,被迫离乡背井到关丹谋生,涂亚眉也是民主行动党党员及忠实支持者。讥廖润强不如涂亚眉欧阳捍华说,涂亚眉的教育水平虽然比不上廖润强,但是她那种正义感、是非分明、敢怒敢言的作风,不只廖润强望尘莫及,甚至比廖润强强上百倍至千倍。”他反问廖润强,难道被殴打的民众是民主行动党党员,就可以合理化暴力事件,或进一步蓄意落井下石?“此外,我也呼吁警方以公正及透明的态度调查集会者及媒体被殴打的案件,绝对不能敷衍了事。”记者会出席者包括加影市议员李继香、戴帧兴、沙登国州议员服务中心主任唐竟发及史里肯邦安新村副村长廖木构等。廖润强否认针对涂亚眉廖润强不愿就“斩鸡头”及辩论一事回应,反而声称日前发出“自导自演”的文告并非针对涂亚眉,而是针对民主行动党。他说,这是因为有关举动是民主行动党在428大集会上大搞个人的政治宣传。他称,他了解涂亚眉对于马华的仇恨情绪,既然涂亚眉已就此事件报警,就由警方处理。“不管是个人或政党,都不应以暴力对付集会者,而凈选盟更应该保持中立,不该被行动党骑劫。”‧2012.05.04

上一篇: 下一篇: